要警惕朗誦的“煙火氣”

時間:2019-08-31  作者:小海豚口才教育  閱讀量:

要警惕朗誦的“煙火氣”

經歷了40年播音、主持生涯的董浩近來有種困惑,他感到什么是朗誦,什么是正確的朗誦,到了需要正本清源的時候。他分別向配音界泰斗、朗誦家喬榛和楊浪說了自己的想法,希望與他們進行一次深入的交流。

喬榛和董浩、楊浪的一場有關朗誦的對話,開始了。

喬榛:要警惕朗誦的“煙火氣”

喬榛相信做藝先做人,作為藝術工作者,首先要做到品行端正。喬榛在收徒儀式上,送給學生他親手書寫的《愛蓮說》,告誡學生要“出淤泥而不染”,在浮躁的社會里,要保持一顆純凈的心、善良的心和真誠的心,這是為人之道,也是從藝之道。作為藝術家,沒有這三顆心,是塑造不出有血有肉真正能夠震撼人心的作品的。他對學生說:“今天你拜我作師傅,我一定要糾正你身上的毛病。我知道朗誦界有很多‘煙火氣’,你身上也有,我要把你的‘煙火氣’去掉。”

何謂“煙火氣”?喬榛解釋,就是脫離了作者的創作內涵,虛浮的、夸張的、表現自己的表演。說得白一點,是為博取觀眾掌聲,愛自己而不是愛這個作品、愛這個角色,“你們看,我的聲音多么漂亮,我的技巧多么精美”,說到底,是有一種自我意識,這是演員的大忌。

曾經有一位前輩對喬榛說,真正的朗誦,是對作者的創作內涵有極其深刻的領悟,已經化成你自己的東西,于是你有種沖動,有種欲望,你要把它詮釋出來,把感悟到的東西傳遞給觀眾。如何傳遞哪?應該是非常質樸、自然、由衷地,像流水一樣地從你的心靈底處流淌到受眾的心靈當中去,讓他們跟你一起感動,一起震撼,一起反思,這才是語言藝術的魅力所在。喬榛把這個過程稱作“魂的再塑”。

以戴望舒的《雨巷》為例,喬榛在朗誦這首詩之前,翻閱了很多有關戴望舒的資料。了解到戴望舒是一個象征主義者,這首詩里的主角,一個是詩人自己,一個是丁香一樣的姑娘,這個姑娘不是一個非常具象的美麗女子,是詩人對生活的一種信念,對理想的一種追求,對美好生活的一種憧憬。但社會使他感到無奈,他是懷著惆悵的心,走在他過去走過的那條深深的雨巷。

“在讀到冷漠,凄清,又惆悵,/她靜默地走近/走近,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她飄過/像夢一般地,/像夢一般地凄婉迷茫’的時候,必須通過你的神情,你的眼睛,看到她真的來,情緒連貫,必須在這個情景里邊,非常形象地呈現出來。戴望舒的魂,也是我喬榛的魂,我們倆的魂已經融為一體了。”

喬榛說,戴望舒的長女戴詠素聽過他朗誦的《雨巷》,剛聽了幾句,眼淚就掉了下來。她說:“我想起了我爸,你詮釋得太好了,完全進去了,這就是我爸的那種氣質。”

董浩:朗誦不一定要“大喊大叫”

董浩稱自己是朗誦界的“小老革命”,他從小就喜歡朗誦,嗓音條件得天獨厚,是著名演員董行佶的及門弟子,并得到著名播音員齊越的親傳。從1977年參加播音、主持工作到2016年退休,40年間無數次涉足朗誦這門藝術。

他認為:朗誦是所有藝術門類中最接近人的心靈最柔軟地方的直指人心的藝術。它對人的影響是最直接的,也是最便捷的。朗誦是所有從藝人的基礎,也是非常難的最高級的藝術。

說起朗誦,人們往往聯想起在舞臺上擺好了架勢,字正腔圓,甚至是“大喊大叫”的那種表演方式。董浩認為,這正是朗誦的“可悲”之處,“小孩子不說,年輕人甚至中年人,他往往學習的是種朗誦。你在臺上表演,如果不大喊兩嗓子,他就認為你不是專業的。

董浩在教委的高端論壇上,多次反對小學中、高年級和初中學生的集體朗誦,他認為,這是懶惰老師采取的辦法,這是對朗誦技巧巨大的摧毀,也不利于理解文章內容。而好的學校,新課文頂多大家齊讀一遍,然后領讀、分讀。

“我們應該有擔當,我們應該挺身而出,即使我沒有資格,我也要大喝一聲,告訴大家,世上曾經有一朵花,就是這一朵。它不是配音,不是話劇,不是道白,更不是評書,也不是鑼鼓詞和齊誦。”董浩說。

對于央視《朗讀者》的熱播,董浩除了祝福和支持以外,同時更多的是擔心。一個每周都播的節目,他希望它能夠免俗,能保持真正的朗誦藝術應該具備的尊嚴和純凈,千萬不要只顧收視率和吸引眼球,要讓它持久地在一個比較對的道路上僅靠“朗讀者”這三個字立起來,而不要做成既是“藝術人生”,又是“誰在說”,又有夫妻的爭吵,還有一些社會紀實的內容,“掀起朗讀的高潮,恰恰是我的擔心,就像廣場舞一樣”,他認為,藝術就是藝術,越純凈越好。

楊浪: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吟誦” 

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吟誦,在中國有古老的傳統,而且和詩歌密不可分。詩歌富于音律美,音調和諧、動聽,句式整齊,讀起來朗朗上口。楊浪說,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吟誦”,而每個時代的“吟誦”又都是不一樣的。

現代中國的朗誦興起于抗戰救亡運動,受到蘇聯十月革命時期朗誦的影響,尤其是受到詩人馬雅可夫斯基的影響。1949年之后的朗誦大致有三種形態:

一種是意識形態高蹈的外化

表現為非常夸張的、雄辯的,甚至是我們今天還能看到的朝鮮播音員式的“大喊大叫”,最典型的是夏青讀的“九評”(注:1963年9月至1964年7月,中共中央以《人民日報》和《紅旗》編輯部的名義,相繼發表的9篇評論批判蘇共中央公開信的文章,批判“赫魯曉夫修正主義”),在那個意識形態至上的年代,這種朗誦語調代表“真理”的聲音;

一種是藝術化的朗誦。

典型代表是瞿弦和、濮存昕、張家聲等人,適合在舞臺上面對上千觀眾表演,自然也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還有一種是今天“娛樂化”的朗誦

就像手機使攝影平民化,互聯網則使朗誦平民化,但需小心在此過程中過度商業化會使朗誦變成流俗。

楊浪非常喜歡“為你讀詩”這個應用軟件,它是由Be My Guest(中文名:尚客享家)攜手中國20位各領域翹楚共同發起的詩歌藝術活動,倡導一種摒棄浮躁和麻木,回歸柔軟與真摯的詩意生活方式。它是給晚上躺在枕頭上的人讀詩的,基本風格是娓娓道來的、耳語式的,向內走的,和戲劇舞臺上的朗誦完全不一樣。

在今天這個價值多元,審美選擇多樣的時代,朗誦或者說吟誦,是回到詩歌本體,心對心的述說。喬榛、董浩、楊浪欣賞的朗誦是多元的、異彩紛呈的、有每個人的理解的朗誦。舞蹈是可以表演的,音樂是可以表演的,但朗誦當中表演色彩太濃,卻是需要警惕的。

編者按:本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我們尊重原創,崇尚分享!

網站首頁 | 小海豚博客 | 小海豚簡介 | 聯系我們 | 校長信箱
版權所有:小海豚青少年文化藝術發展中心 咨詢電話:0546-7988879 8555877 魯ICP備:10209245號
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_中文字幕完整高清版电影_中文字幕人成乱码中国